黑色迷宫_RosMond

Black_RosMond,交个朋友?

【萨杰】NEARLY 差点【二】


 @臣不语•心态炸裂停更期 点的ABO梗


1)强行现实反转,强行让当时Jack并没有成功地把沉默玛丽号引入百慕大三角海域,Salazar没有变成亡灵
2)ABO设定,Salazar!Alpha/Jack!Omega
强行ABO,因为这样好开车(并不,其实车比较少
3)长篇(我可能把它越写越长剧情发展了,等更新吧亲爱的们




“Bang!”



枪声响起,空气中再一次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跪在Jack Sparrow身旁的海盗应声倒下,飞溅的血洒了一点到了他的脸上,Jack把头别过去,不愿面对这一切。



空气中的血腥味一样很浓。



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的沉默玛丽号船员在甲板上起哄,他们为在一起,围成了一个圆圈状,将中心留开地方,里面站着那个让他们望而生畏的Salazar船长,几个已经被处决了的海盗,还有Jack Sparrow。



人群喧闹着,有的人在说刚才的情况是多么的惊险,沉默玛丽号的船员们多么英勇;有的在嘲笑Jack Sparrow是多么的无知,居然敢跟海上屠夫抗争;有的人在感叹西班牙人终于让大海平静;有的人在吵着回到祖国以后,立下汗马功劳的沉默玛丽号会被套上何等重大的荣誉。



Jack只觉得周围好吵,不论是那船员吵闹的声音,还是开枪时的炮火声,或是沉默玛丽号航行时发出的声音,海浪交错拍打的声音。他都觉得好吵。周围的气味也很刺鼻,不论是那血腥味、火药味,还是那个Alpha之前放出的刺骨寒风。



“Pon tu cabeza vuelta, los piratas.”(把你的头转过来,海盗)Alpha开口,他的语气低沉,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



粘血的枪口对准了Jack Sparrow,黑色的枪管仿佛是一种死亡的预兆。“Pon tu cabeza vuelta, los piratas!”西班牙人重复道,扣着扳机的手指动了动,有种威胁的意味,“我可没什么耐心,小麻雀。”



“既然没什么耐心,你就开枪啊,不会是不敢吧。”枪口抵着他的太阳穴,Jack Sparrow认命般的喊叫道,迎来了一片嘲笑声。



反正不管怎么样结果都是死,要死干嘛不死的好看一点呢?



他承认,他害怕了,天不怕地不怕的Jack Sparrow也会害怕,他讨厌战斗时死去的人,刀枪下飞溅的鲜血,但是他却不能表现出来,走上了海盗的路去寻找自由就得有海盗那种没心没肺的样子。就算装也得装出来。



“我可不会在一个肮脏的海盗身上浪费一颗子弹。”Salazar调笑的把枪收了起来,又一次释放了他可怕的信息素。寒风又一阵一阵的刮了过来,沉默玛丽号上闹腾的人们知趣的闭上了嘴,惹怒了Salazar船长可不好受,这个道理沉默玛丽上的船员们人尽皆知。



Salazar用力掐住了Jack Sparrow的脖颈,高高的把Jack Sparrow举起来。被绑住了翅膀的麻雀根本无力反抗,也无力挣扎。Salazar越发的用力,空气一点一点的从Jack的肺中溜走,然而那个高大的西班牙人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是慢慢看着这个窒息的过程。



在Jack Sparrow就要因为缺氧而死的时候,Salazar终于松开他的手,并且停了信息素的释放。



气氛终于有一些缓和,沉默玛丽号的船员松了一口气。



失去重心的Jack重重地摔在了甲板上。长时间的缺氧和强烈寒冷的Alpha信息素让Jack Sparrow感到有点腿软,被摔到地上时他磕破了额角,手臂被粗燥的麻绳绑得生疼,早已经在古铜色的皮肤上磨出了红色的印记。



“He nearly took everything from me."高大的西班牙船长看着地上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的小麻雀,戏谑的调笑着,“只可惜沉默玛丽号没有你想象的这么简单吧。”



“Salazar船长,这个海盗怎么处置?”



“把他关起来, 大副。距离我们回到西班牙应该还有两个多月吧。”



“是的,船长。”



“加快航行速度,我想尽快赶回西班牙。回到西班牙,我会亲自把海上的最后一个海盗送到绞刑架上,并且看着他下地狱。”Salazar的表情十分平淡,好像刚刚说的事情什么都不是一样。他咬了一口苹果,歪了一下头示意船员把倒在甲板上挣扎的Jack Sparrow拖走关押起来,“放出信鸽去通知国王,海洋终于干净了,海洋上的最后一个残渣余孽,将会由西班牙人处死。”



“是的船长。”副手知趣地说道,还好他是一个Beta,对于Alpha船长那令人望而生畏的信息素并没有多大的不适,副手跟随Salazar船长以有些年头了,熟知这个西班牙船长和他的沉默玛丽号。他没有立即杀死那个小海盗的已经足够让自己震惊,虽然说小海盗最终会向所有作恶的人一样逃不了归属绞刑架的命运。但凡任何一个熟知Salazar的人,就算是只听闻过他名字的人,都知道海上屠夫是出了名的残忍。不然“海上屠夫”这个响彻整片海洋的真实鬼故事是哪来的?这样的梦魇可不是凭空编出来的。



地牢里的环境并不好,潮湿而又阴暗,好像皇家护卫的沉默玛丽号是漏了水一样。Jack Sparrow躺在地牢里的“床”上一点都不好受。那鬼玩意儿能叫床吗?说难听一点就是一湿了的干草堆和上面的一块破布。



Omega也许不属于海上,Jack Sparrow想着,不!不!不!自己一定是今天被那个可怕的西班牙船长掐的头昏脑胀才会有这样荒唐的想法。海盗摸了摸自己的颈部,今天那个西班牙人要是再用力一点,可能自己的颈椎骨会被捏碎吧,这可就不止缺氧窒息那么简单了。



Jack Sparrow睡了过去,可能这个世界就是不公平的吧。



God treat everyone fair because he treated everyone unfair.
(身兼二职的作者来翻译了:上帝对每一个人公平,因为他对每个人都不公平。)





(版权属于迪士尼、不属于我)

不要脸的跟你们要小心心❤️和评论

爱你们的 黑色迷宫_RosMond🥀


评论(4)

热度(112)